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事浩茫连广宇

心事浩茫

 
 
 

日志

 
 

我生命的四个源头  

2008-04-19 13:08:07|  分类: 放飞心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生命的四个源头
心事浩茫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自古以来,“清明”就是个祭奠已故亲人、思念已故亲人的伤感时节。但更令人生动感受的,其实是春风拂面,万物萌发,万象更新,生机盎然。清明节我没有回去祭奠我已故的亲人,离老家比较远是一个原因,更主要的,无神论观念使我不太注重这些形式。但我怀念他们,我的祖父母,外祖父母。
    我小时候候寄养在外祖父母家里,姥姥把我拉扯到10岁才归还给我妈妈,因此,姥姥一直是我最亲的人。姥姥家地处连接华北平原和南阳盆地的通道上,是个3000多人口的古老村镇,特产一种工艺品,一种旧时传统的竹制梳头工具----“篦子”,这种纯天然的环保产品曾经远销到东三省等很多地方,但现在面临失传的危险。这里还流传很多东汉开国皇帝刘秀早年在家乡一带横空出世的精彩故事,南阳地区在东汉号称“帝乡”。姥姥的家乡一马平川,远方一列蓝蓝的山脉,是我心灵最早的呼唤。在我最早的记忆里,我曾经哭闹着要坐上白白的云彩,飘到北边那蓝蓝的山上,看一看我幼小心灵神往的地方,这可难坏了我的姥姥。我小时候很不安分的,姥姥那样的呵护我,我却常常让姥姥作难,每当我顽皮的时候,姥姥就无奈的骂我“癞鬼孙”,威胁说要送我回“老金窝”(我的父姓),当然从来没有当过真。我10岁的时候,姥姥真的要送我回“老金窝”了,我是多么的不愿离开我亲爱的姥姥啊,但这是爸妈的意思,由不得我的。离开姥姥的日子过得飞快,我长大了,姥姥老了。记得姥姥去世的时候,天降大雪,舅舅深情地说:这是老人家的德行感动了天地。
    我的姥爷高大魁梧,仪容堂堂,在家乡农村算是个“筛子面”上的人物。姥爷家在旧社会是富裕中农,务农之余做些小买卖,解放后我姥爷被收编到供销合作社中,成了一名“工作人员”。姥爷平时在十几里外的镇里工作,时常带些好吃的或好玩的给我,加上我的父母也都是外面的“工作人员”,他们回来时自然也是我幸福的节日,这可让我的小伙伴们羡慕死了!在那个贫穷的时代,我简直就是农村里的“小贵族”呀!姥爷生前曾经给我讲述过一个“传奇故事”,让我至今记忆犹新。那是抗日战争后期,日本军队已是强弓之末,为了挽救败局,开始向中国腹地发动最后一轮进攻,在进攻南阳途中,日本人强行征调了姥爷家的一头耕牛运输军资,还劫持大姥爷(姥爷的哥哥)给他们做车夫,于是一家人惶惶不可终日,特别是80多岁的太姥姥,天天以泪掩面,好不凄惨!不久,日本人从南阳败退了,姥爷听说后,壮着胆子赶上正在撤退的日军,用一包大烟土买通日军的翻译官(是中国人),翻译官带着我姥爷见日军长官,姥爷面对侵略者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太君,家里有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如何如何”,据我姥爷讲,“太君”居然给了他很大的礼遇,开饭时候到了,一日军勤务兵双手端挑盘上饭,单腿下跪,请我姥爷“用膳”。日本人满足了姥爷的要求,我姥爷领着大姥爷和自家的牛回来了,而且还赚回一辆牛车!这个故事让我多年来一直都保持着很大的好奇,都说日本鬼子残忍野蛮,即便是败退之时,尚未解除武装,为什么会对一个中国老百姓如此尊重?或许我姥爷碰巧遇到了一个刚好开始对侵华罪行反省的日军指挥官吧?或许是这个日本军官为我姥爷的孝心所感动,想起了在遥远家乡正时时刻刻盼望自己回家的老母亲吧?可见人性的光辉,于兽性泛滥之时也是无法完全泯灭的!
    我的爷爷离开这世界实在是太早了,对我来说,爷爷只是遥远的符号,我是永远也无法想象他老人家的容貌了。爷爷是在贫病交加中去世的,我爷爷去世的时候,我爸爸还是个十来岁的少年,爷爷去世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好在赶上家乡解放,共产党就把少年立事的爸爸当干部来培养。因为爷爷的血统,我也曾经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少年。
    我奶奶三十多岁守寡,拉扯养大了她的三个儿子一个女儿,现如今,延续她的血脉的,还有六个孙子、三个孙女、四个外孙外女、十几个重孙子重孙女。我奶奶在她临近生命终点的时候,曾经算过这笔账的,她老人家曾经对她的孙子我喃喃的说过,她这辈子值了!我自从离开了姥姥就跟着了奶奶,不知何故,青春期的我曾经变得很木纳,奶奶总是数落见了女孩子连话都不会说咋能找到对象?直到有一天我居然领回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奶奶那个乐啊!比她的孙子还乐呢!奶奶是个非常善良的女性,她的爱心不仅惠及他的子孙,甚至还推及她亲手喂养过的牲畜。那个时候物质匮乏,我们家曾经在父母工作的矿区种菜养猪,以补帖家用,奶奶养猪是带着感情的,象喂养宠物一样用心,总是担心渴着了饿着了,喂猪的时候口中念念有词,那是在和“人家”猪们说话呢!春节到了,要把家里的猪赶去杀了,我亲眼看到奶奶是那么的于心不忍,她抹着眼泪念叨中着:“唉!天生就是一道菜啊!”记得少不更事的我当时还感到很搞笑,为了一头猪掉什么掉泪?现在我理解了,她老人家这是在用这句自然的宿命论来平复自己的不忍之心哪!这种“不忍之心”,正是人类的伟大善端。我奶奶享年94岁,仁者寿啊!
    我的祖父母、外祖父母,这是我生命的四个源头,他们的血脉始终在我的生命中流淌着,并将在我的家族的生命中永远的流淌下去,继往开来。他们皆已离我而去,越来越远了。不知道倒底有没有天堂,真希望有天堂,真希望我的祖父母、外祖父母们正相聚在天堂里,与上帝干杯,灵魂欢欣!
    忽然感到无神论的冰冷,人是需要终极关怀的。愿逝者不朽!
 
 
我生命的四个源头 - 心事浩茫 - 心事浩茫连广宇 
我要放飞这些灵鸽,让它们飞到天堂,慰问我的爷爷奶奶和姥爷姥姥们......
 
 
    *此文开始构思于今年清明节时,因种种原因,写作时断时续,迟至今日才贴于网上。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